纵览新闻 > |GIF-克制!辫子哥与2米03壮汉架肘子 险些引

|前瞻:莱纳德休战乔治拉文PK 快船欲擒牛冲5连胜

  • 时间:2020年06月01日 20:05:44
  • 来源:网络

|浙江广厦该罚,但CBA海报大战会被殃及吗?

  遇到再大的困难,自己都要想办法去解决,生活总是需要继续向前的,身体累到极点的时候,也允许自己小憩一会,心若累的时候,告诉自己一定要坚强,不强大,拿什么赌未来?每天哭的梨花带雨的,又能怎样?未来的路,是自己的,再苦再累,都要坚持!

作者/ 韩九叔图 / 网络  本文系国学文化堂原创,转载请注明  岁月流逝,带走繁华  这世间有位女子  静静的等着你来  心甘情愿为你付出  她青春最美的年华  某年某月某日在这世上  看似普通如常的一天  对一个女人来说  那是她的受苦日  也是她最骄傲的日子  因为那天你降生了  当你从接生婆放在她身边那刻  当你出现在她模糊视线的那刻  你们此生的故事开始了  不会间断,不会停止  血浓于水,深埋于心  虽然家里没有凤凰自行车  你也没有坐在车篮里走街串巷  但躺在世上最爱你的那个人怀里  永远安心,永远温暖  当你朦胧的看着世界时  她俯在你耳边温柔的呢喃  教你识字,教你说话  她很开心也很欣慰  你没有穿过新的解放鞋  你穿着哥哥姐姐的旧鞋子  还有那永远大几号的毛衣  你好奇的问她,这是什么牌子  她笑着说“温暖牌”  上山割猪草嬉戏时滑到摔伤  回到家被她一顿数落  她神色严肃语气严厉  你委屈的啜泣,泣不成声  你觉得她不爱你了  你不知道当她看到你的伤时  满眼心痛  毕竟你是她身上掉下的肉  她怎么可能不比你痛?  期末拿着一张不好看的成绩单  看着她发完火后默默地叹气  那一刻你心里是否也不好受?  你辜负了她的爱  你心里第一次有了负罪感  当你穿上喜庆的红妆  鞭炮声中欢声笑语  人群里你可曾发现强颜欢笑的她  不是她不爱你而是她太爱你  拉着的手久久不愿放下  她让你别哭花妆而她却泪如雨下  你是她最珍贵的娃  你要远嫁但她放不下  每次都是她主动拨给你  你不耐烦的听着她絮絮叨叨  你可知这短短十几分钟里说的话  她可能想了整整一个周  她想告诉你她的鸡毛蒜皮开心与烦恼  但她明白你的忙碌  话到嘴边只能憋在心里  期待下次再和你说说话  我们都在祈祷遇到无私爱你的人  而那个无私的人就在你身边  那个人  她有一个伟大的名字——母亲  养育着你,陪伴着你  你虽从未让她骄傲  但她却始终待你如宝  我们总在等待  等一个时间等一个机会  明天是母亲节,别等了  拨出的号码和回家的车票  用你的方式告诉她  “妈,你辛苦了”"

  可以看得出我很敬重我的父亲,也十分注重我在他眼中的形象。并且努力成为父亲希望的人,达成父亲的期望。

  再过五天,即农历四月十一日,是我父亲95岁诞辰!以此,只言片语缅怀父亲!

免撕声明:  本文仅指中药注射液,静脉使用,与中医无关  我第一次萌生了离婚的念头,是孩子一岁多的时候。  小孩子头疼脑热很正常,偏偏那一年,我们在婆家过年,大年三十,孩子发起了烧。  老人一看孩子烧到39度,急疯了,看到我气定神闲的态度,更急了:  脑子会烧坏的吧?  不吃消炎药能行吗?  西药退烧有副作用吧?  无论我怎么说老人都不放心,第二天一早,一家人就浩浩荡荡开着车,奔向全市最大的儿童医院。  即便是大年初一,医院里依然人山人海,大厅里吊瓶高举像一片森林,每个父母的脸上都写着焦灼和心疼。  (新闻图片)  我本来以为验个血,没有细菌感染的迹象就能放我们回去了。  没想到医生看了一眼化验单,就唰唰唰地开好了方子:  打三天喜炎平吧。  我当时就傻了:  “医生,她没有细菌感染,为啥要打针?”  医生抬头扫了我一眼:  “小孩容易合并感染,预防一下。”  我继续坚持:  “孩子太小,还没打过吊针,能改口服药吗?”  医生有点不耐烦了:  “这个针是中药,没什么副作用,打了退烧快。下一个。”  公婆一听没有副作用还能马上退烧,赶紧跟医生道谢,如同领到了救命的灵芝仙草,一个划价,一个排队取药。  药领来了,公婆催着进注射室,我抱着孩子僵持在门口,坚决不肯。  虽然那还是2012年,可我早已经知道了中药注射液的危害,因为提纯等技术原因,里面的杂质、大分子一旦进入血管,很容易引起过敏、休克、血栓,严重的还可能致死。  而且儿科用药的安全顺序,也应该是口服大于肌注大于静脉注射。  我一遍遍地对他们解释着我掌握的知识,告诉他们这是和X家的药剂师写的科普文章。  但是婆婆依旧认为我是瞎说:  “你说的这个和X家是啥?”  “一家很有名的私立医院啊。”我答。  “私立医院都是为了赚钱,能有公立儿童医院的医生权威?”  我依旧坚持:  “医生水平也有高低,知识也有陈旧的时候,我不能让孩子冒这个险。”  公公语重心长地说:  “不要讳疾忌医,孩子病了,就要看病,听医生的。”  老公已经不耐烦了:  “你看看这医院里,几十小孩都在打吊针,谁出了问题?”  我紧紧抱住孩子:  “万一出了问题,你们负责吗?”  老公说:  “我负责!你觉得你有道理,等你考了医师资格证再说,现在孩子发着烧,我们就遵医嘱听医生的。”  在大厅里,我们争吵的声音很大,孩子也被这种剑拔弩张的气氛吓得哇哇大哭。  来来往往的病人家属奇怪地看着我们,他们三个站在一边,我一个人站在他们对面。  眼泪已经崩不住了。  老公仗着身高优势,一把从我怀里把孩子抱走,和公婆一起快步走进了注射室。  我不忍心看,又忍不住去看。  孩子才那么小,额角的毛发被护士刮掉,找到纤细的静脉血管,她一边哭嚎,一边挣扎,他们紧紧按着她的手脚,扎了两次之后,才终于看到了回血。  从注射室出来,孩子依然没有停止哭嚎,整张小脸胀得通红,任由那未知的药水,一滴滴进入她的身体。  (新闻图片)  看到此情此景,我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哗地就涌了出来。  我作为一个母亲,明明知道那些东西对我的孩子有害,却碍于某种奇特的关系妥协了。  当爸爸的不分是非对错,当妈妈的无力保护孩子,都特么太弱鸡了。  那一刻我真的觉得,婚姻生活太费劲了,真的过不下去了。  当天晚上,我一夜未眠。  只做了一件事。  在国家药监局网站上,把喜炎平、炎琥宁、鱼腥草、刺五加、双黄连等一系列中药注射液的不良反应通报,全部截图打印下来。  又把历年来,因为注射中药剂死亡的新闻案例,也全部整理出来,重点部分全部用红笔标注,装订了厚厚三本,放在了他们的卧室门口。  这是一个母亲最后的坚持。  越看那些数据,我越觉得心惊肉跳,就以儿科常用的喜炎平为例,2005-2012年之间上报的不良反应事件共有9633例,不良反应导致的死亡病例中,过敏性休克占38%。  05-06年间轰动医疗界的鱼腥草注射液死亡事件,全国仅上报的死亡人数就有4、50人。  这还是自愿申报的数据,还不算那些农村、乡镇、基层医院没有上报的案例,总数大得超乎我的想象。  万一其中有一个,就是我的孩子呢?  (2017年喜炎平在被禁68天之后,重新上市,就再次发生死亡事件)  第二天一早,我躲在房间里,听着外面的动静。  如果他们今天仍然决定抱孩子去打中药,我绝不会再退。  听着纸页翻动的声音,他们小声商量的声音,接着是脚步声,敲门声。  公公说:“我看了你的那些资料,还是孩子的健康第一,针我们不打了,药还是要吃的。”  我紧绷的心松弛了下来。  这场战斗,我算是打过了。  经此一役,一举奠定了今后我在孩子治疗方案上的权威,老公再也不敢瞎叛逆了。  冷静下来后,我不怎么怨公婆。  他们也是心疼孩子生病,想让她早点康复,至少发心是好的。  老人年纪大,接触新知识的渠道少,又本着对医者仁心的信任,去无条件相信一个大医院的医生。  从程序和道理上来说,相信医生的家属又有什么错呢?  但我怨那些昧着良心不做三期临床试验,就开发了上千种中药制剂的黑心药厂;  我怨那些为禁忌症尚不明确的注射液站台背书,辜负了大众对他们身份信任的专家们;  我怨那些不顾病人的健康,收了医药代表的回扣,就给每个小孩的血管里打中药的医生们;  我怨在药监局一次次发布警示、叫停中药注射液之后,又能让停产的中药注射液奇迹还魂的强大势力们。  这已经是一条坚固的利益链条,即便造成了那么多病人的全身性损害、呼吸系统损害、心血管系统损害、皮肤损害,甚至死亡案例,它仍然在野蛮生长,每年从全国人民的口袋里,掏走上千亿人民币。  在那些勾结者的眼里,只有金钱,哪有人命?  天下苦中药注射液久矣。  93年,我的外公,能说能笑的一位老人,就是因为丹参注射剂,在静脉注射30分钟之后,突然去世,县医院说他有冠心病,你怎么证明是药物问题?最后成了一笔说不清的糊涂账。  2018年6月,国家药监局发文,增加丹参注射液的警示语,其中就包括心血管系统的不良反应。  2012年,我的孩子,只是一个普通的发烧,到了省会城市最好的儿童医院,也依然逃不过要把中药打进血管的命运。  2017年9月,因多发儿童严重不良反应,国家药监局紧急叫停了喜炎平;2018年6月,国家禁止给儿童使用柴胡、茵栀黄、双黄连等中药注射液……  这一切好像都来得有点迟,但每一次进步,都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换来的。  说实话我非常感谢步长制药的公主赵小姐,如果不是她有一颗上斯坦福的心,怎么会拔出萝卜带出泥,让世人的目光,从650万美元的巨额贿赂上,转向赚取暴利的中药产业链?  幸好,从现在开始阻止这一切,还不算太晚。  -END-  告诉妈妈们一个诀窍  在孩子病历的药物过敏史上  填上:中药注射液  医生就不敢给你娃打中药了!  欢迎转发朋友圈,留言理性探讨  近期文章  中产父母除了把孩子送入名校,无路可走  大佬的覆灭,都是小姑娘们干的吗?"

  陶行知先生开启小先生运动,目的在于让小孩教大人。当时的小先生们能言善辩,特别敬业。一段时间还组织了讲演团到上海,众多名流纷纷提问,结果被孩子们精彩反驳。面对这些问不倒的孩子们,人们看到了陶行知小先生运动的意义,也感受到了孩子们身上非同一般的潜力。在小先生运动的过程中,孩子们的潜力被大大激活,学习的热情高涨,学习的能力激增。想起陶继新老师曾经多次推介的老老咪提出的以童年的智慧玩转人生观点,童年实在是一座宝藏。

  这是一条很成功的人生经验,对我影响很大!以致,我和我的妻子,学习而受益非浅。

条条大道通罗马(346字)   文/宋劲   牛二即将转业到地方做个科级领导,他很想进县财政局。   羊三是他铁哥们,在县秘书科工作。一天,牛二请他喝酒。   席间,牛二说:“兄弟,我转业想进县财政局,你近水楼台先得月,能否帮我活动活动,疏通疏通。”   羊三拇指和食指轻碰一起搓揉着:“这不是不可以,就是有点贵……”   牛二说:“只要能进去,我愿出十万。”   羊三拇指和食指停止了搓揉,却把另外三个手指弹了出来,变成了OK的手势:“如今的行情是这个数。”   牛二吓得舌头都伸了出来:“啊!三十万,太狠了吧!”   …………   “我教你走另一条路。”羊三见牛二心烦意乱的样子,把嘴凑到牛二耳边:“如此……,这般……”一番交代。   “这能行吗?”牛二半信半疑。   “听我的,错不了。来,把这杯干了。”羊三举起酒杯邀牛二一饮而尽。   一年后,牛二果然从一个单位调到了县财政局。   这个单位就是牛二转业那批人中无人肯去,而只有他去的市老干局。"

:扭成90度!东契奇右脚踝受伤 本场比赛不会回归

他刚出生的时候,这路还只是条小土路,这边是他,那边是她,无论他离家多远,她在路的那边一叫喊,他就会马上回来。听老人说,路的尽头通着“万人坑”,但凡穷凶极恶之人都从此经过,经过正法,就埋在了坑里。这过得车多了,小路也就变成了大路,他也从路的这边搬到了路的那边,他有了自己的家。只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不再理会她了。即使是她家里失火,他也没去看过一眼。问其原由,他怨天尤人,自己何等优秀,竟没个后人继承。盼天盼地只等来了四个小丫头,自此郁郁寡欢,整日无所事事,沉迷酒醉。更甚者还将矛头指向她,怨恨她没给自己找个好人家,只挑了这个不能生儿的婆娘。自此对她越发的仇恨,再也没有对她说过一句话。他不比那猫狗,同一屋檐下投喂多年,它们自然也懂得摇头晃尾,笑脸相迎。更甚是骨肉之情。凭此,也都比他好上万倍。如若不是法不触及,不然,这“万人坑”里也有他一份地方。多年之前,政府征收土地,村里人都竞相翻盖房屋,以此捡得一份便宜。他自然也不落队,可时运不济,也不知哪个多嘴的家伙,将此事告知了领导,于是几个官差下来了。强拆,没有一点余地。见此状况,他也有点慌了,撒泼,打混,骂街,使出了浑身解数,一时间谁也不敢上前做声,可总有不怕事的人,三两声直接呵退,工作照旧。眼瞅着这屋子就要封顶了,可到头来还是落了个这般模样。可天要帮他。三里外的她动了恻隐之心,纵使他有万般不是,可说到底也还是自己的亲骨肉,总不至于看他沦落街头。她拄着拐杖,晃晃悠悠的往这边走来,嘴里还不停的嘟囔着:老婆子我都这把年纪了,临终了也不落个清净,这屋子是留给我养老的,今儿个我在这,谁都甭想动它。说着拿了把椅子,就横在屋门口,顶着盆口般大的太阳,这一坐下就没打算离开。老太太心里清楚,纵使她今天这般所为,也不敢保证日后这屋子里能有她一席之地。见她这番维护,几个官差也于心不忍,被人七说八劝的,也都没了心劲,在加上头顶着烈日,一个个的都打了退堂鼓,睁只眼闭只眼也就算了。就这样在屋对面的大树下看着,谁也没有在上前一步。仗着有人撑腰,他胆子也大了起来,赶紧招呼大伙又都动了起来,这屋子才算又有了进程。屋子在后面盖着,老太太在屋门口坐着,几个官差在对面看着,就这样过了一下午。这样的情景有些可笑,又有些无奈。这屋子七弄八弄最终还是盖了起来,从小平房变成了三层楼高的大宅子,好不气派。屋子就坐落在马路旁边,出了门就是大街。任谁经过都要瞅一眼,就好像在故意显摆一样。七月的天热的有些过分,但大路上的人们还是来来往往,只是从他那边过的人多了,来她这边走的人少了,大路两旁的屋子也都更换了模样,旧的变破了,新的变贵了。他们各自都有了自己的房子,在马路的两边,挺好的。一切都和往常一样,偶尔碰巧了,他们还在各自门口乘凉嬉戏,他这边三五成群,她这边一人为伴,热闹的热闹,清净的清净。就在这大路的两边,你是你,他是他。站在这大路上,才猛的发现,这路原来是朝天的。"

|GIF-陈梦拿下关键分连扳三局 马琳鼓掌鼓舞弟子

武昌城外,丁字桥南,盘龙山上,莲溪寺内。有一棵珊瑚朴,树龄300多年,这棵古树背靠庄重静谧的方丈室,像是在静静地守护着什么,掩盖着什么,隐藏着什么。   “太后,刘将军求见”“传”“太后,朱重八怕是要反啊,他已经统一了南方重镇,手握军权。而今又在四处收买民心,怕是有所图。”“哀家前日所求一卦也甚为不好,将军可有计策避其灾祸。”“太后,你看如此这般可好”“这……”“此计可保太后和殿下安全,又可将反贼陷入不忠不义之下场,再配合我们一干肱骨之臣,定能逢凶化吉”“那哀家权且拜托将军了”“臣这就去细作此次出行安排,愿为太后和小明王肝脑涂地”三日之后。“哐当”杨太后失手把茶碗打碎“不好,快传张真人”“张仙师,请帮哀家算算,我今天怎么这么心神不宁。”“太后,大事不好,怕……”“太后”突然一干人等闯了进来,为首一条汉子姿貌雄杰、奇骨贯顶,正是前日刘将军提到的朱重八,张真人第一次见到他,定睛一看,掐指一算,不觉暗暗称奇。“臣无能,请太后降死罪,昨日小明王的船行至瓜步时,突然天色骤变,一阵黑旋大风把船打翻,小明王、刘将军等诸位大臣近皆落水,臣领军在后护卫,拼力营救,但因妖风实在太厉害,未能营救成功,他们尽皆遇难”“啊”杨太后一声惨叫,口喷鲜血,晕倒在地。众人皆惊呼,张真人一把号脉,大手一挥,“众人退下,太后伤心过度,明日再商议。”众人退却后,太后渐醒,拉住张真人“求真人算算小王是否真的遇难,哀家也不想活了”“太后不必过于伤心,命数已定,我不能透露天机,但你颇有佛缘,我劝你借此投身佛门,日夜诵经祈福,可保平安抑或有收获。”“但听真人安排”一月后,城头“大人,太后就这么主动退位远去建寺庙会不会有诈。”“既有张真人给她做保,而且太后说寺里都收女施主,余生皆为小明王超度祈福,我又有何理由留她。还有,从今日起,称我为大王”“是,大王”十年后四五月间,正是珊瑚朴的花期,枝上生满红褐色的花絮,非常漂亮。而今天下已定,新的王朝将立,一派生机勃勃之态。“听说,今日是师太与张真人的十年之约,师太已经建起这么漂亮的庵寺,苦苦念经打坐十年,你说真有可能见到她死去的孩子吗?”“张真人有话:莫问结果,但求真心。真心所致,师太一定能得偿所愿。”一位老尼姑坐在方丈室禅房打坐,突然地板『嘭』地一声响,从里面钻出个年轻和尚……“娘”"

  偶尔会有一些有趣的收获,比如一只鸟,或者是一只青蛙。这是大猫探索的奖品,它总是为之乐此不疲。

  她蒙了,她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不是称职的母亲了?

  父亲是一位慎言人

查看更多本文相关资讯: 在线 注册地址 官网

©2020 纵览新闻 lqchangtong.cn

纵览新闻热点,阅享图文之胜。